辞夏极噪

很高兴你能点开
我是辞夏!
头像来自玲音
喜欢看评论,请和我在评论区聊天
目前深陷底特律
极端杂食

梦总是要醒来(900G)

cp:900G

咖啡棒接龙!我叫它:一杯可能不再是咖啡的跨世界线奇妙历险故事

能见到各位神仙真是太开心了!联动紧张又兴奋!

上一棒是 @- Homo - 太太。

普通的咖啡到了汉克手里。

就依据自己早上模模糊糊的梦接了下去。首段观点源自费罗伊德,有删改。

一个反转如烙饼的故事,最后的结局个人设置是两重理解,糖刀皆可。咋看是糖吃下去完全没问题(?不过我很期待有人能理解我的表达……算是私心吧。

下一棒是 @阿四_弧比赤道长 

四哥请!没错我又把咖啡打翻了!

以下正文。

———————————

1.

当人进入浅睡眠时,人才会做梦。


虽然有时在起床时并记不得昨夜有梦到什么,但实际上人每天都会做梦。
所谓梦境,是因人会把愿望藏在内心深处,并且在清醒时会有意识的控制它,不让它展现出来。但是当入睡后,内心深处的愿望就不会再被意志所束缚,在脑中具现化,而这就是梦。


2.

一杯咖啡,不加奶,仅加一块方糖。


这怕不是什么来自地狱的饮料,或是说,喝完这玩意差不多也可以直接就地躺平去世。


盖文就是这么想的,他额角的LED灯还呈现稳定的蓝色,拿——准确说更像抢过汉克手里的那杯咖啡,自顾自丢了一块方糖进去,也不搅拌。深棕色的液体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呈现出“苦相”,盖文或许可以用他先进的组件预想到那个比他更铁皮人的家伙会因为这杯噩梦露出苦相。


他甚至因此差点笑出声。


“操,我帮你拿着的咖啡可不是让你这混蛋干这种事的。”


瞧吧!康纳警探的好父亲又开始啰里啰嗦了,不过怎么着,就连他弟弟的事也要开始管了?盖文背对着汉克撇了撇嘴,抛下一句“你管不着。”就溜出了茶水间。他可不会自讨没趣真去招惹这个旧型号,虽然只是个旧型号,但真要动起手来他并不一定占得到便宜。


最后还不过是落得个丢仿生人,还要被拖去修理的下场。


盖文把那杯几乎算是没加料才难喝的要命的咖啡放到了奈斯的桌角,反正他也闲得无聊,干脆拖了张隔壁的椅子坐在桌子一边——他才不管有没有人要坐那把椅子,反正你这会没人就当没人了。而姿势确实称不上端正,他翘着一只脚还小幅度转着椅子,可怜的五个轮子在他的奴役下怕是要加快报废的速度了。


玩味的笑意悄无声息地爬上他的嘴角,他不断调整瞳孔的焦距,也不忘开启录制模式,他从心底、真心实意的想看他的人类搭档出糗。


可惜上帝似乎没有听见盖文的愿望。

或是rA9也没听到。


反正两大神明忽视了这个仿生人的恶趣味,盖文就注视着那杯杰作被端起,贴近了人类的嘴唇,他觉得自己的生物组件运行开始有发热倾向,在液面倾斜的时候他甚至觉得自己也有什么心跳过速的毛病了,系统不合时宜地自动开始自检,将这种类人的情绪定义为“兴奋”。


那个人类喝掉了那杯咖啡。


一滴不剩。


靠!


这个人类是没有味觉吗!盖文盯着棕褐色"毒液"进入奈斯的口腔时都忍不住把舌头卷了卷,这会他却翻了个白眼,是他计算失误,就算是模拟生命最新型号也预料不出那种东西竟然真的有人类能下嘴。


那双灰蓝色的眸子低垂了下来,奈斯用食指轻敲纸杯,玩起了无聊的纸制品自我共鸣小游戏,他舌尖的苦涩仍在盘旋,然而这的确可以达到唤醒他的目的,就好像谁调侃过,他嗜咖啡如命,就算是个人类,运作起来只需燃烧咖啡就可以了。


实际上有时候他连那一块糖也不会加,靠蒸馏咖啡续命。也许像他哥哥提醒的那样,要注意可能已经有了咖啡因成瘾的问题,他只是不在乎,毕竟这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


只是他稍微有一点意外,毕竟那个仿生人先生表现的恨不得全人类灭亡,恰到好处的咖啡似乎与他平日 恶劣至极的态度发生了冲突。仿生人也会口是心非吗?奈斯的脑内沙沙作响,他在他的个人笔记上划了个问号。人类咀嚼着词句,将咬碎的音节重组,他瞥了一眼折磨转椅折磨得不亦乐乎的仿生人搭档,毫不迟疑地吐出了结论:“你也没那么讨厌人类。”


被踩尾巴的猫是什么样?盖文这会就是那样,他的瞳孔一再放大,连续播放三遍最后一条捕捉下来的语音,人类因长时间不开口的嗓音有些许低哑,像风擦过树梢,盖文忙断了对他的音色分析和类比,处理器试图解读那句话的深意,却发现这个人类可能并不会说什么该死的双关语笑话。


“放屁,别一副你很了解我的样子。”于是他就这么答,脚跟抵在地上,悄悄让椅子滚离奈斯的方向。


“咖啡刚刚好。”


人类听到了轮子滚动的声音,他低头把视线投过去的动作让盖文赶紧停住了,后者略有尴尬地搓着手指,所幸他的社交模块没让气氛凝滞太久:“那又怎么样!我他妈不知道你这个怪咖口味也这么奇葩!”


3.
谁能确认下GV900安装的是社交模块而不是断交模块?


4.

好吧,那么为什么自己却记录下来了?


DPD的办公区域依旧嘈杂,盖文自动过滤掉那些无关信息,再次开始自检,不过他并没有注意到自己灯黄了好一阵,不安定的情绪高调宣扬着自己的存在。而奈斯就那么静静的看着他,啜那杯咖啡。


5.

GV900拥有来自模拟生命的最先进分析程式。


但如果是他自己不愿意去思考和分析呢?


刺目的警告弹窗几乎占据了盖文的视野,平日看上去没什么耐心的仿生人却不厌其烦地一次次关闭弹窗。


弹出,关闭。弹出,关闭。弹出,关闭。


盯着惨灰的地面时他还能透过半透明的警示窗看到点什么,但当他抬起头,把无机质的视线锁定在奈斯身上时,光几乎要把他的视觉模组刺瞎以至崩溃。满眼的红让盖文忍不住去不断眨眼,模仿人类而生的保护机制险些让他流出合成的人造眼泪。


说实在的,有时候他真的不觉得打破了墙是好事。


自己又不是汉克那家伙,那个古董现如今已经找寻好了自己的方向,不然也不会那么决然地踩进仿生人革命这趟浑水。而他,身为更先进的型号却仍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该走向何方。


何况他一开始只不过是单纯的讨厌服从人类的命令,然而时间漠然地敲响了他的丧钟。他发现:自己没有了命令什么都不是。


每秒计算达数十万亿的处理器不解风情地给了反对意见:是被剪断线的提偶。是抽去发条的机器人。


反正不是盖文。


6.

的确如此,拥有了自己的想法又能怎样呢?


盖文不知道的一点是,有时候人类也会这么觉得。


这么想来,某种意义还是越来越接近了呢。某种意义。


7.

偶尔会有同事调侃,他俩简直是被反转了一般:奈斯的寡言与效率高更像仿生人,而盖文的情绪化活脱脱就是个人类。


虽然异常后仿生人和人类在感情层面确实在越来越接近,但盖文像是听了一个笑话一样大笑起来。他在奈斯身后装模作样地捂住腹部——即使他并不存在呼吸更不会因为笑过头而岔气腹痛。看吧,他不自觉地模仿人类的反应,就算没有痛觉,知觉也极其淡薄,他仍会做出了人类才会有的反应。奈斯也因此偏了偏头,出声呵住了已经引来其他同事注目的仿生人。


盖文笑的原因并不是因为后半句,而是前半句。


花纵然枯萎也拥有着生命流逝的美,假花的永生反而乏味至极。它们不曾有温度,更谈不上流逝。


盖文从未觉得奈斯像仿生人。


这不仅仅是因为人类生理性的呼吸与眨眼的自然频率,也不是因为发生肢体接触也不会褪去的皮肤,更不是因为左侧胸腔心跳的咚咚声。


他们日夜相处,他清楚,他知道,他明白:这个看似冰冷的人类有多么炽热的内核。


盖文费了好大劲止住了笑意,他重新站直,用半握的拳掩了一下干咳。他前望时正好对上奈斯的眼睛,便满不在意地耸下肩膀。他渐渐发觉自己不再排斥那灰蓝色的注视,大概是由于他看向他的眼神不是审视一台机器——或许最初是的,但现在,可能奈斯本人也没有想到吧。


他也曾看到过街上游行抗议的人群,但他对仿生人始终没什么感觉,不讨厌,也不喜欢——虽说他对其他人类也是如此。


那句“不要在意”被人类又吞咽了回去,他又忽然庆幸起来他的搭档并没有在意这个玩笑,他看着盖文对他挑了挑眉,与他擦肩而过时故意撞了他的肩膀——力道不大。仿生人试着摆出了满不在乎还尚挑衅的样子,这反而让他觉得,自己从未如此渴望拥一个人入怀,至于他是怎样的,胸腔里是血肉还是齿轮,他不在乎。


只要那是盖文。

8.

“Gavin,我做了一个梦。

“梦到你变成人类,而我是仿生人。”


人类究竟会制造多少稀奇古怪的梦境?仿生人精密的计算也无法给出确切数字。盖文听着听着分了神,伸出手折腾着奈斯屋里除了他本人唯一的生命体——一盆几乎快秃了的绿萝。他不止一次嘲讽奈斯,这么好养活的植物为何到你手里却半死不活,不过它已经随着盖文来到这个家的频率增加而恢复了些生机,至少叶子不再干瘪发黄。


奈斯的下句话让他拨弄叶片的动作猛地滞住了,险些又给本来就不旺盛的植物再扯掉一片叶子。


“我梦到你讨厌我。”


几个词语被仿生人的处理器来来回回碾压着,盖文放过了那盆可怜的绿萝,视线和那双有些暗淡下来的灰蓝眸子撞了个满怀。他的社交模块就没正常过,盖文用了一声嗤笑安慰着这个还没从梦中缓过神而有些低气压的人类:“我现在也讨厌你。”


标准的盖文式安慰,这就够了。


人类这次没有“领情”。盖文不断重新定位着对方的位置,他在他身后停了下来,把该死的下巴压上来,呼吸近在咫尺。好吧好吧,盖文向反方向偏了偏脑袋,随便你了吧人类小混蛋。


“那不一样,盖文。”人类说出的字节从未如此沉重,他在心里叨念他们在一起的时间。奈斯得承认,他陷入那个梦境的时候产生了没由来的恐慌,他似乎总是低于平均水平的情感波动毫无预兆地上涨。大脑模拟的场景过于真实,可能因为他是仿生人,在梦里几乎感觉不到自己还在呼吸——只有浑身发冷。


奈斯把额头贴在盖文的肩上,他很少这样胡思乱想,但思绪摆出了一副我他妈就是要随便狂奔的架势,这让他不得不把盖文圈入自己的怀抱范围内,任那些想法一个一个尽情发酵:我不能像现在一样拥抱你,我永远站在墙的另一边。
我只能……
我只能看着你越走越远。

“我可能没你这么……有勇气。”


“见鬼吧你。”


“身为人类的你就不一定会喜欢我了。”


“你他妈怎么婆妈起来了?”

盖文抬了下肩膀,转身扳住了那个人类,他扬起颈子盯着眼前的奈斯,一侧灯红得不断闪烁:“你听好,我他妈会!”


9.
真的吗?


10.
盖文被电子闹钟单调并且刺耳的声音吵醒,为了关掉那个混蛋他努力伸出胳膊,又差点翻下床。哦操,盖文拽掉缠在自己身上的毯子,他现在感觉一点也不好,只记得自己做一个很长的梦。

至于内容,他无论怎么回忆都是空白的虚景。


明明并没有睡多久,工作都让他熬夜成了习惯,但这样腰酸背痛,仿佛被十台车碾压过去的不适感他还是头一次。盖文搓着脸色没睡过劲的疲惫,他耷拉着眼皮看手里的玩意,那只电子闹钟的冷光无情正宣告着今天还不是休息日的事实。盖文哑着嗓子骂着脏话,无论如何,就算再来十台车把他压成肉饼,他还得去上班。


虽然他今天真的快难受吐了,没走出房间就觉得胃里一阵翻腾,似乎是要把胃袋整个翻出来的猛烈干呕感上涌到他的嗓子。


操他妈,那个梦到底是什么。


他的仿生搭档这会从客厅走了过来,瞳孔的大小不断变化,盖文知道,他该死的又在扫描自己了。但他现在没心情制止他,也只能摆了摆手让这个最新型号停下。然而奈斯一如既往忽视他的动作指令,他肯定看懂了!盖文在心里啐了一口。扫描时间其实早在盖文挥手前就结束了,奈斯分析着人类的状态,没有理会社交模块给出的建议,仅是抱了他的人类一下,提醒他:你该休息一下。


“放屁,我不需要。”
“您可不是仿生人,警探。”


这句话的语气完全不留商量的余地。得了吧!他要怎么说服一块塑料?盖文的视线落到了客厅被奈斯救活的一盆绿萝上,开口开得勉勉强强:“好吧好吧混蛋,去给我倒杯咖啡……呃,你知道的。”


“您的口味,好的。”


一杯咖啡,加少许奶,再加两块方糖。


可惜他并没来得及接过来。

11.

盖文再一次醒来。


DPD办公室里现在只有他一个人,空空荡荡,灯光昏暗。只有他坐的门口留着垂死一般的的灯光,其他地方都已经睡去。盖文活动着趴麻了的胳膊,对着自动休眠的电脑才想起自己加班整理文件加到睡着,这会怕不是已经是凌晨了。


桌子上还有一杯冷掉的咖啡。


而他活动身体时压根没注意到桌子上还有这玩意,更提不上及时补救,那杯他还一口没喝的咖啡阵亡在了地面上,尸体凄凄惨惨躺在一边,从纸杯内流出了“血液”。盖文咋舌一声,见鬼!他真的不想收拾了。大半夜加班已经够他受得了,他只想回家把自己扔在床上,再续一个无梦睡眠。


做梦真的太他妈累了。本身熬夜干脑力活就让他够头疼,更别提他梦到的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它们在脑子里横冲直撞,扯着神经不撒手,让盖文卷入一阵又一阵的难受——这让他想起海滩上时不时被淹没的桩子,水一落,桩子露出来,他就会开始新一轮的头疼。


在潮水涨上来的他蓦然想起了什么,抬起头寻找着黑暗里发光的蓝三角。就那么刚好,RK900在他不远处的地方待机。盖文觉得自己是忙到发懵,他险些忘了自己可以不必管这些屁事,塑料都可以帮他解决。


于是他唤醒了它。

“喂,去把那个清理一下,赶紧的。”


就是这样,听人话的工具。他瞥了一眼那漠然且陌然的眼睛,嘴唇颤动了一下,但最终他没再理那个东西,转身直接离开了。


那不是奈斯,他想。


它不是,再也不会是了。


12.

人类久违了他的形单影只,人类歪着身子瞧电梯上数字的空档却懊恼了起来:"你他妈为什么不反抗我一下……"


然后。

数字不再变化。

门开了。

他走进去。

砸关门键。


这一切是多么熟悉又让人怀念啊。他想。


底特律的夜幕再一次迎来了单人剧场,一切照旧,仅此而已。


13.

咖啡在地面上终于停止了蔓延,浅褐色的液体模糊地映出仿生人没有任何温度的表情。RK900正站在红墙的一边,并不知道自己还要准备多少勇气才能去拥抱那个人类。


十三秒后,自检停止。


RK900把手伸向了那个倒在一边的咖啡杯。


—END—

评论(11)
热度(106)
©辞夏极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