辞夏极噪

很高兴你能点开
我是辞夏!
头像来自玲音
喜欢看评论,请和我在评论区聊天
目前深陷底特律
极端杂食

盗贼和骑士长的二三事(900G为主,含有警探组和极少量马赛)

cp:900G主,含有少量警探组和极其少量马赛

人物设定来自西幻十题:狼狈为奸的盗贼和骑士长,窝藏恶魔的主教,以及美丽jio哥的神与天使。

这篇童话送给三哥,三哥生日快乐!!!
虽然是昨天[小声]

一起继续快快落落磕900G!

 

童话风(假)沙雕(真)

以上OK?

 

1. 

他,堂堂盗贼盖文·李德发誓,今天绝对是他最背的一天。

作为一介怪盗,坦白说他也没偷过什么稀奇玩意,顶多顺个大老爷的典藏版水晶球,偷个某某家十八线公主的鸽子蛋戒指,或者某个大心眼勇者的限量道具。

拜托,他也没干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怎么就那么名犯太岁惹来一国骑士长这个瘟神。

2. 

盖文摸了摸自己鼻尖上的疤,在小破烂酒馆里尴尬的啜着啤酒,要在平时他肯定脚已经翘上了天,这会却只能和个刚刚学礼仪的孩子一样坐得乖巧,等待桌子对面那位一身亮银盔甲的铁面人开口。

 

“李德先生……”

“嘿,我发誓我就是去你们王宫花园溜一圈,屁也没拿一个!”

“李德先……”

“我啥也没干,尊敬的骑士长先生,没有证据可不能诬陷好人。”

“李……”

“我就……”

 

砰!

 

在盖文正打算第三次开口的时候骑士长把拳头砸在了桌子上,那双冰蓝色的眼睛让盖文觉得从骨子里渗出寒意与恐惧。

“您……您说……”

盖文·李德你他妈太没有骨气了吧!盖文在心里狠狠啐了一口。

放屁!识时务者为俊杰!你懂个毛线球啊盖文!盖文又在脑子里啐了回去。

盖文忙着让脑子里的小人打架,但很快被骑士长接下来的话吓傻。

 

“你偷王宫里什么东西都与我无关。”

骑士长将手指逐一敲在了因为刚刚那一拳开始晃动的桌面上,他顿了一下,接着说:“但你从我这偷走了不该拿的东西。”

 

什么?

什么玩意?

这下盖文愣在原地,天地良心啊他还没动手就被这个骑士长拎小鸡一样拎了出来,他还哪有胆子再偷他身上的东西。

编号900的骑士长似乎也没打算作什么解释说明,只是摸出张羊皮纸卷推给了盖文。

“这是什么?”盖文战战兢兢打开了,生怕那是一张赔偿清单,结果……

这他妈不是城堡地图吗!

 

“你想从那里偷什么,我会接应你的。”

盖文觉得自己是不是该找个巫师看看自己有没有中毒幻听,翠湖一样的绿眼睛里的诧异都快满出来了,他盯着900,半天没组织出语言:“啊……我,你……这……”

 

“我说真的。”

 

羊皮卷就这么滚到了地上,盖文花了好半天找回了自己的下巴和舌头,他没搞懂这个家伙究竟想玩什么花样,不过他奉陪,他可是盖文·李德——什么都敢偷上一波的盗贼。

“那你可别后悔。

“不过我很意外,骑士长大人和盗贼这样厮混不会丢了工作吗?”

 

“我只需要你把你偷走的还回来。”

 

“好吧,可你没听说过吗?进了盗贼手里的东西,就是他的了。”

他躲着那双蓝眼睛,把啤酒一饮而尽,冲900亮出杯底示意。

 

“最大的可能就是,

“就算你杀了我,我也不会还你的。”

 

3. 

盗贼和骑士长,这种组合能有多诡异呢?

盖文没仔细想,他只要赚他的钱享他的乐子就可以了。及时行乐的思想让他不想深究什么,偷来的玩意换得的钱他和900四六开,他悄悄的拿六。

 

更何况不是有那么一句话嘛,知道得越多,死得越快。

 他深知这一点。

而且他也不是不能接受自己莫名其妙多了一个不明不白的搭档,这年头谁和谁都能厮混到一起,无论是正路子来的还是邪了门的。毕竟就连汉克那老家伙都敢在教堂里养恶魔,相比之下他和个骑士长有点交情简直是正义到不行。

 4.

“所以你小子最近发迹都是因为有他接应,才得手的那么顺利?”

 

教堂彩绘玻璃窗下的神父合上圣经,背着光盖文看不清他的表情,他只是靠在门框上对着花纹繁复的地面嗤笑:“看在上帝的面子上,我也没亏待他啊?我分他的那些钱都够他几辈子的积蓄了。”

 

“狼狈为奸。”

汉克在胸前画了一个十字,呢喃了一声阿门。

 

“靠!老混蛋,是他缠上我的好吗,你是不知道他把剑架在我脖子上让我还给他什么见鬼的东西!”

“那你还啊?”

汉克耸了耸肩。

 

“我怎么知道是什么!去他妈的,就算我不信神,我也可以发誓我什么都没拿!”盖文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跳着脚极力辩解。

而他的聊天对象只是摆出一副你继续,看你能演到什么时候的样子。

“安德森我他妈没跟你开玩笑!”

盖文踢了一脚木质的长椅,让它在地上拖出了一道长长的噪音。

 

“汉克?怎么了?”

那是干净的少年音。

从安德森那个老混蛋身边传来的。

 

盖文向汉克所在的方向望过去:神像上镀着从彩绘窗投射下来的光,神父拥着圣经和一个男孩,他们在汉白玉像下对视。这一切说不定可以被画入教会的画册,如果不是那孩子还长着恶魔的角与尾的话。

盖文觉得自己一阵胃痛,他后悔了,自己为什么要来找汉克抱怨,这下好了,他得看着汉克和他偷偷养的小宠物调情。

但他得承认,怪不得汉克身为主教会在教堂里养一个恶魔,那见鬼的东西反而更像上帝创造的,你看那透亮的眼睛和无辜的神情,难怪安德森陷得那么深——虽然他本来也不是什么好主教,违禁条例在他看来都是放屁。

 

盖文尴尬的咳嗽了两声,往门口挪了挪,说;“如果没事我就走了。”

“那个……李德先生?”

盖文鬼使神差的站住了脚,他扭过身子,腰上挂着的袋子跟着作响,那个恶魔冲他露出一个微笑。

妈的!我可不是安德森那个老眼昏花的家伙,你休想蒙蔽到我。

“你要干嘛?拖我下地狱吗?”

“您为什么不试试和他谈一谈,问清楚情况?”

“康纳,不用管这家伙。”

汉克皱了皱眉,随后叹了口气。

 

“您一定能找到答案的。”

恶魔的尾巴戳了戳神父的肩膀,阻止了汉克还没说出口的脏话。

 

5.

康纳瞧着盖文露出恶寒的表情转身离开,正准备继续找个地方继续窝着,他得等汉克到了休息时间才能正大光明的出现,不然万一被忽然来到教堂的人撞见就糟了,然而他没走几步就觉得尾巴上一紧,差点喊出一声惊呼。

 

“康纳,你是不是撒谎了。”

“我没有。”恶魔眨了眨眼睛,试着晃动被人握在手里的尾巴。

 

“隐藏真相不能叫撒谎啊,汉克。”

6.

“说实话,你其实觊觎那些财宝很久了吧。”

盗贼低头摆弄着不常穿的正装,领结总是不乖地外向一边,就好像他本人也经常站不直。

他今天打算去蹭露天酒会,多多少少还是穿得体面了一些,说不定能碰上几个靓妹愿意和他喝一杯呢。

“不然你为什么和我合作的那么爽快,偷了你东西其实就是个可有可无的借口吧。”

 

虽然没有任何证据,但这说法也合情合理。

盖文这么想着。

 

“你要去今晚的酒会吗?”

骑士长似乎没听见他的询问,他走几步到盖文身前,身上的盔甲跟着作响,嘎吱嘎吱,盖文怀疑要是自己穿这么一身铁疙瘩会不会路都走不了。

 

“这不废话吗,你不会也要跟着?”

 

沉默是今晚的康……咳,沉默就是默认。

 

“先不谈高高在上的骑士长大人竟然对下层人民的生活感兴趣……”盖文抬起手敲了敲自己面前快能照人的盔甲,听着闷闷的两声响,“你要是穿这身,我保证你绝对是他妈众人焦点,铁皮人。”

 

“我会换的。”

 

等,等等?

“操啊你真打算跟着我去啊!”

7.

坚强点,盖文。

就当跟了条狗。

8.

话是那么说的。

但是当他们在约好的地方碰面时,盖文狠狠扭了自己的胳膊一把。

 

好吧好吧,话先说在前面,他看过900的脸——虽然他还戴着那个要命的头盔,只是露出了上半张脸。并且……你要知道,他又没见过这个表情很少的骑士长穿别的,他也压根没想过这家伙穿巴洛克会这么合适。

 

眼前披着月色整理袖口的男人让他想起他造访过的画坊,这个混蛋骑士是不是撕开了画布,从金丝绒走到了石板上的?盖文头次意识到语言的贫瘠,他憋了半天措辞,也只能说伯爵府上的蓝宝石也没有那双眸子更让人沉溺,而教堂墙壁上的天使的黄金比例原来是可以存在于现实的。

 

这下可好,如果穿盔甲顶多会有几个混小子议论来了个怪胎,现在呢,盖文抽了抽鼻子,他怀疑900一会就要劫走在场所有男性的桃花。

 

“李德。再不走就晚了。”

“哦……哦,哦。”

上帝啊!他这个看到美人就走不动路的毛病什么时候能改掉!

9.

不过他们也确实迟到了,盖文发现那群狐朋狗友早就泡妹的泡妹,对酒当歌的对酒当歌,反正,少他一个不少。

 

这就有点尴尬了,盖文拽着900找了个没人的酒桶上坐下,叮嘱孩子一样再三要求这个比他高半头的男人别乱跑。

 

那双蓝眼睛里斟满了月光,盖文以拿酒的借口赶紧开溜,在草垛的阴影下收拾乱七八糟的心绪。冷静点盖文,虽然这家伙是你的摇钱树,还正好长得挺是你的菜,但你得稳住,毕竟这家伙来历不明还说你还欠着他一个什么破玩意!

 

……

 

醒醒啊就算他平时对你其实也挺好,偶尔还能谈谈人生谈谈理想但别忘了你俩的立场!

 

……

…………

 

去你妈的立场!

十分钟后已经灌了两大杯雪莉酒的盖文倚在900的肩膀上,高举酒杯大喊:“说!我到底偷了你啥!你不说我就让你知道一下我的厉害!”

10.

这和说好的不太一样啊?

教堂里的恶魔甩了甩尾巴。

 

“怎么了康纳?”

“没什么,感觉鼻子痒痒的。可能某些话没应验。”

11.

盖文把酒杯举过头顶,透过杯底看模模糊糊的月亮。。

他不喜欢满月,月色太好就让人有一种白天的错觉——会暴露,会被看透。

而黑夜更给他安定感,没有窃窃私语的议论,没有指手画脚的讥诮。

 

但今天就是满月。

 

盖文费了点心思准备的衣服这会被他坐在地上靠着酒桶的动作弄得沾满了草屑,他的杯子也躺在地上,被他自己用鞋底滚来滚去。

 

看吧,人有时候就得面对现实。

 

实际上他压根没有收到什么酒会邀请,他不请自来,只能和每次一样躲在圈外瞧着中心的篝火,听着人群的欢笑,还有悠扬的琴声,然后这一切的一切,和你盖文又有什么关系呢?

现在倒好。可怜的,没人爱的盗贼把下巴压在膝上,他身边还有一个看他笑话的傻大个。

 

“满意了吗?酒会。”

在这个没有别人的角落有虫子的叫声,和杜鹃花香——盖文深深吸了一口那像极了蜂蜜混合肉桂的味道,抽掉了他本来也没系好的领结。

 

“挺好的。酒很好喝,也很安静。”

 

“你真的知道什么叫酒会吗?”盖文翻了个白眼,他打了一个酒嗝,身上随之冷了起来。没办法,他缩了缩肩膀,胃里全是冰凉的酒,仿佛要从体内将他冻结。

 

那个怕不是没有情商的人说:“我觉得挺开心的。”

盖文觉得自己可能有点上头,脸上有发烫的趋势,而且那家伙的声音怎么还远了些呢?

那个却陪他来这里喝闷酒的人接着说:“不过我遇到了点麻烦,你偷走的东西下次再说吧。”

 

如果现在这个场景是一男一女,怕不是可以写进歌剧剧本,只是他俩现在一点也不美丽。确切说盖文现在像个三流演员,他不按剧本,不听安排。猛地从地上爬起来,歪歪扭扭走向了那个骑士长。

 

那个一直以来都和他在一块狼狈为奸的人说:“我得走了。”

 

盖文也想说什么,但他发现自己好像失声了,张开嘴,拼命吼,什么也没有。还是虫鸣和杜鹃花 。

 

你要去哪?

你要去哪里?

你他妈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去哪!

然后他像个坏掉的留声机,卡住了,倒下去。

12.

他现在又是一个人了。

好冷。好冷。

满月天。

好冷。

13.

“所以马库斯没有怪他的意思,只是警告,下不为例。”

“我很抱歉赛门,我没注意他就跟着我跑来了。”

 

如果你看见天使与恶魔出现在同一个画面里,你会说点什么?

 

“见鬼了,上帝啊……”

汉克·安德森组织了半天语言,还是没忍住在天使面前说了不太该说的脏字。

 

这场景未免有些诡异了。天使的羽翼在金发男子的背后服服帖帖,而他的小恶魔尾巴仍不安分的甩来甩去。汉克甚至怀疑是不是直接越过了教会那一级,直接由天使来处置他收留恶魔这件事。

 

“打扰一下?”

“没事的汉克,赛门是来处理我弟弟的事情。”康纳的尾巴尖又戳了戳汉克的手指,他歪了歪脑袋,示意汉克不用紧张。

 

“可是……天使和恶魔……这也太……”

但他们的面容同样柔和,注视着他人的视线一样是暖的,汉克一时梗住了,他一直觉得他收留的男孩只是放错了躯壳的天使,但现在看来天使和恶魔界限却是如此模糊。

 

“我们并没有什么区别,神父,恶魔和天使都是出自神的手。”天使轻轻呼出了一口气,垂下了眼睑,“包括人类,相比之下人类才是处于灰色地带,不过天使恶魔也不是绝对的黑与白,就好比康纳。”

“康纳?”

“是的,一般我们并不允许恶魔进入人间,因为他们会不自觉的引导人类的欲望,但也有例外,比如康纳,神直接许可了他来往自由,只要不破坏平衡即可。”

 

“但是我弟弟不行,我没想到那孩子直接跟来了,我也忘记和他说明……”恶魔这会像个犯了错的孩子,翅膀也缩了起来,天使抬起一侧的翅膀拍了拍他:“没事,马库斯原谅他了,看在他及时回去,还放了许可。”

 

“神是宽厚且公正的。”

这位天使眼神发亮,并且自豪地补充。

14.

赛门走后,汉克坐在长凳上用了好一阵才把那些话消化完,不过恶魔只是坐在他身边安静等待。

 

“所以,他不是来带走你的?”

他试探着开口。

“不是。”

太好了。汉克松了一口气,他刚才确实觉得自己手指在抖。

“汉克,我可以在你身边呆很久,就算没有那个许可也是如此。”

 

嗯?刚才那位天使是不是说,康纳是不会引导欲望的类型?

 

妈的,神可能……也会出错吧。

一位神父如是想着。

15.

相比教堂那边的一片和谐,盖文这边就显得凄凄惨惨。某位骑士长说是处理麻烦,但时间未免久的过头。

盖文此刻正在工会门口踱步,他已经有半个月没见那个让他觉得烦躁的骑士长了。同样的,他也有半个月没开工,其实没有人接应其实不是什么大问题,但他没有心情。

 

他整日觉得乏味,把手头的宝石倒出来数了一遍又一遍,将蓝色的堆到一起,对着光找最接近某人眼睛的颜色。

 

“请问,你们队长在吗?他半月前说有事,我是他……呃,他朋友。”

他还是跨进了那该死的门,搓着手和个笨蛋一样问那和他完全是两个世界的正义之士一些愚蠢的问题。

而且这句话在他心里快说了几百遍了,再不倒出来恐怕会把他憋死。

 

“找艾伦先生?他今日有任务。”

“谁?艾伦?你们的骑士长不是……”

“请尊重一点,我们的队长始终只有一位。”

 

盖文忘了自己是怎么转过的身,怎么把这一切尴尬收场。他的灵魂仿佛也被抽了出来,只能看着自己动作僵硬地走出门,还差点在门口绊倒。

 

他还有一个问题没能被回答,那家伙口口声声说了那么久被偷了东西现在却是不要了吗?

 

盖文只觉得自己在往前走,走回了住的地方,把自己摔在床上,那些宝石也还在,硌得他生疼。

16.

“叩叩。”

17.

“叩叩。”

18.

“叩叩叩!”

19.

“人他妈死了,敲个屁!”

盖文翻了个身,还没等爬起来就眼睁睁看着自家的门宣告报废。他坐起来,床上的玩意滚了一地,他看着地上的门,又看了看破门的人。

真是欲哭无泪,我做了半天心理建设在一群大老爷们面前丢尽了人你却这样回来了。

 

“900,我操你。”

“我很抱歉。”

“抱歉能让这个该死的门复原吗?”

 

空气胶在原地,他们中间是那个报废的门。

 

沉默是今晚的康桥。

 

盖文犹豫再三,还是撕破了那份沉默,他的脸今天已经丢尽了,再丢也没什么好丢的了。

 

他盯着那个可怜的门,心里又骂了一句操你。

“你不是骑士长。”

“是的。”

“你骗了我那么久。”

“……”

 

“你他娘开这种玩笑有意思啊?你是人吗!”

 

“不是。”

 

……

…………

 

靠啊!

“随便吧。”

盖文觉得他最后那点力气也被抽光了,他根本提不起劲吵架,干脆倒回了那张床,“我到底偷了你什么,说出来,我还你,你可以滚蛋了。”

 

可900没走,他听见那个男人跨过了那个倒霉的门,还踢到了几颗石头,他猜测着那些东西是不是滚到床下时一片阴影就压了下来。盖文几乎是本能的抬起了手,准备一巴掌抽过去,可手却硬生生停在半空——漆黑的尾缠绕上他的手腕,有力地拽住了他。

 

他看到了什么?

竖瞳,尖角,蝠翼。

20.

他看到了,

恶魔。

21.

“我并不想要回来了,我觉得它应该放在你那里。”

 

恶魔伏下了身子,手指戳着盖文的心脏处,这下他们俩都知道了:盖文现在心跳跳的飞快,再这么跳下去说不定可以见上帝。

 

“这里。”

“我的心应该和你在一起。”

 

他灰蓝色的眼睛的确不像盖文手上任何一颗宝石,它们是冷的,他不是。

 

盖文张了张嘴,却把问题吞进了肚子,好吧,去他妈的!以后再说!他与恶魔四目交接,而后对他吐出舌尖:

 

“就算你杀了我,我也不会还你的。”

和他最开始说的一样。

22.

这之后,恶魔和怪盗过上了性福快乐的生活,真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对不起我烂尾了。

总之,生日快乐三哥!!!!

评论(18)
热度(179)
©辞夏极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