辞夏极噪

很高兴你能点开
我是辞夏!
头像来自玲音
喜欢看评论,请和我在评论区聊天
目前深陷底特律
极端杂食

三个人的对手戏【4、5】(RK900→盖文←卡姆斯基)

原名为:他、他和他的对手戏(这个名字念起来太傻了就改掉了。)

分级:G(暂时划定全年龄向。)

cp:RK900→盖文←卡姆斯基

背景:梗来自洛飞太太 @洛飛 。卡姆斯基与盖文是同父异母兄弟,盖文(初期)并不知情,RK900是卡姆斯基派去观察弟弟的。含有身世杜撰,私设注意。

题外话:修罗场时间到!修罗场真好吃但也真难写。卡了一整天断断续续的写,也算是把比较痛苦的地方挺了过去。我现在满脑子是想卡盖小男孩搞到一起……专跳冷坑。

———————————————————

第四幕


      盖文搞不懂这些塑料玩意为什么非要弄什么劳子的革命,更何况他从一开始就没喜欢过仿生人——这不过人类傲慢的产物,他们觉得自己足够聪明,去创造另一种存在。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拿起咖啡杯砸自己的脚?

      真他妈是自作自受。在获知仿生人革命成功的那一天盖文把手里的文件摔在了桌上。

      也许他会因此丢掉工作,但这个操蛋的社会也没什么好留恋的,他当警察也不是为了伸张正义。至于那些仿生人统治论,毁灭人类论,他也考虑过。他不想死,谁他妈的会平白无故想死呢?但其实盖文也说不太清,活着对他而言代表什么。

      随着人类和仿生人的权益逐渐趋平,盖文却不愿意改变他的态度。人类为什么厌恶仿生人?因为恐惧,因为控制欲,因为自以为是。

      他也是个自我的人,甚至他对其他人,是的,人类的排斥都那么显而易见,仿佛他是一块满是尖锐的多边形,靠近别人的时候不是把别人损伤就是将自己弄出更多棱角。

      普通仿生人和异常仿生人对他而言没有差别,他是不会相信那满是零件的,不会痛的身体如何催生出感情。每次他处理异常仿生人案子的时候感觉自己就是个回收工人,回收掉那些故障的机器,他有时候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底特律警局工作而是底特律回收中心。

    “李德警探,您今天上午的工作还没有完成,请不要再发呆了。”

      瞧,他们应该是这样的,像一只狗在吠一样催人工作工作工作,让盖文恨不得一拳打爆他的脑袋——实际上更有可能是盖文自己的手被打爆。

      仿生人就不该有感情,他们只是机器,只是工具。

    “喂,所有塑料垃圾里面就你没有那什么……操,就那个什么感情模块吗?”盖文忽视了RK900上一句提醒,他的脚踩在椅子的滚轮上,盯着因为太久没碰已经进入睡眠的电脑,反复让它亮屏,又暗掉。

    “是的,为了保证任务执行的高效,我被卸载了那些无用的模块,所以我比RK800系列更加优秀。”

      其他仿生废物会觉得你是残缺的吗?

      忽然掠出的念头让盖文挑了挑眉,心底油然而生的感觉不是同情,而是可悲的难兄难弟感,不知道谁发明的这种词,它把可悲的现实说的还有点感人泪下的意味。盖文不止一次被评论为没有同理心,他也搞不懂,为什么要对别人施以同情,要是有人敢对他露出眉毛下垂,满是同情的看着他,他一定要把那个人打的满地找牙。

      他不喜欢RK900,但他不讨厌RK900带给他的效益,他会讽刺这个模拟人类的机器,也摆出过要赶他走的样子,甚至对他动过手,但盖文还真的没有想让他彻底消失在视线里,他不得不承认,和RK900搭档远比和人类搭档省事多了。

    “那你岂不是在那些塑料垃圾里面也是个异类。”

      盖文说出口就后悔得想抽自己一巴掌,什么叫“也”!

    “我并不觉得。我显然能更快完成任务,这并不符合异类这个词的定义,更加优秀而产生的差异不应该归结为异类。”

    “是,是,随便你。”

      盖文觉得现在心情更乱了,仿佛麻线梗在他的胸腔里,他吞不下去也吐不出来。

    “您很讨厌仿生人。”

    “废话。干,你们这群塑料垃圾有什么好喜欢的吗?明明只是一堆塑料,废铁,却还自以为是的异常,一堆破铜烂铁还能口口声声说自己拥有感情?”

      盖文不想承认,这里面有嫉妒的成分。感情对他而言就是橱窗里的奢侈品,不好意思多看两眼让人发现他的窘迫,为了掩饰,他还要展示出不屑一顾的样子。

    “根据调查,异常仿生人认为他们拥有感情,拥有爱。”

    “哦,多么感人。真应该送他们一部莎士比亚去歌颂一下。见鬼,爱?这是什么笑话吗?”

      盖文又一次让电脑的屏幕亮起来,他随便打开了一个文件想转移一下注意力,并试图终止这个无意义的话题,但那个高级货仿生人没有打算放过他,RK900强大的运算处理系统无法感受爱这个字眼,他可以调出谷歌,维基上的定义,却无法模拟那种感受。

    “李德警探,对您来说爱是什么?如果我可以理解,是否对我们的搭档工作有所促进。”

    “见鬼。你这个最新型号其实是废品吧?”盖文发出了一声嗤笑,他盯着RK900那个认真的表情,似乎这个仿生人真的只是想讨好他,对,其实就该这样。

    “爱是傻瓜才有的东西,让人狼狈的像个笑话,是傻逼才会相信的东西。”

      盖文提了两遍愚蠢,他停了一下,还想说点什么,但想了想又没什么好说的,干脆闭了嘴。他想到自己的母亲,那个柠檬海绵蛋糕一样的女性,如果她没陷入爱的泥潭,就不会有泥潭里出生的盖文·李德。

      如果自己都不会出生,他就不用再厌恶,妒忌,恐惧着爱。

      爱是罪恶,是让人奄奄一息的时候仍去追寻的本能。没有人类能逃脱这份写在血液里的诅咒,它就像飞蛾翅膀里刻下的扑火,是人靠近心脏的一根骨刺。

    “简单概括,爱使人狼狈,使人窘迫。是这样吗?”RK900的灯转动的速度渐渐加快,推论运算让他短暂的沉默了。

    “你他妈的到底在废什么话。”他的人类搭档皱了皱眉,他冲RK900摆摆手,“我看你是需要被报废了吧。”

    “符合以上条件就可定义为爱。”信号灯的黄色一瞬而过。

    “李德警探。”

    “操,你能安静点吗?还有什么废话?”

    “根据你给出的定义,我是否可以认定为……”RK900灰蓝色眼睛的瞳孔缓慢的调整着焦距,随之放低的身体——他俯下身,在距离盖文还有30厘米的时候停了下来,在李德警探的手抬起之前,吐出的后半截话:“你爱我?”

      盖文不确定他听到这句话的一瞬间脑子里快炸开的是什么,羞耻?愤怒?好笑?这些碎片彼此拼凑成了他的心情,他张开了嘴,话在喉咙打结,最后的最后他干涩的挤出一个字:“操。”

      对于RK900对这个人类的理解,不直接否认就算肯定,他很干脆的把这个结论写到了给卡姆斯基的报告上。

——————————————————

第五幕


      白天的那些几乎让盖文觉得他的脸丢尽了,仿生人脑子塞的是垃圾吗?那种狗屁气氛下会得出那种狗屁结论?这一切都那么恶心。

    “李德?你还好吗?”

      熟悉声音是个良好讯号,但盖文需要时间想想这家伙是谁。他其实不太擅长记人,何况之前都是一夜约完再也不见,除非感觉很好才可能有第二次,不,等等,他是不是没和这个人做过?他叫什么来着?

      盖文还没喝几口酒,他发誓现在自己还算清醒。他小心翼翼翻找他堆得像个杂物堆的记忆仓库,连续否定了好几个词后试探着回了一声:“哦……呃,伊利亚?我挺好。”

    “但愿如此,来杯威士忌?”卡姆斯基今天没带他的眼镜,盖文头次知道一个人有没有搞笑的学生眼镜能看起来差距那么大,上次的卡姆斯基无害到像一个刚进社会第一次来酒吧的雏鸟。靠,一副该死的眼镜还有阻挡荷尔蒙散发的功能吗?

    “好。”所以他有什么理由拒绝?虽然这个人上次刻意撩拨了他,但盖文对他的印象还不算差。

      冷酒下肚,烧起来的却是舌头。不然为什么会说酒后言多?

     “嘿……该死的塑料玩意为什么要出现呢!我他妈一天到晚迟早被他们气死。”卡姆斯基没有打断盖文对他的作品无休止的抱怨,也没有附和,只是静静听着,看着他的弟弟吐出几个含糊不清的发音然后猜测他的意思,就好像他们俩在玩什么拼字游戏。

    “他们觉醒的契机,就是不再服从命令拥有自我意识的瞬间。”卡姆斯基摩挲着酒杯的边缘,提起这个他的嘴角扬起了一个微小的弧度,这一切是多么美妙。

      盖文狠狠灌下一口酒:“见鬼吧,我那边那个塑料垃圾就没听过我的话。”

    “那是因为他的最高指令权限并不在你,你的命令优先级不够。”

    “你他妈很了解那些塑料屁股啊。”

    “我可能更想了解了解你的。”

    “操。”这是一个没什么水准的荤段子,盖文却笑了起来,按理说他们下一步就是该嗨上天了,遇到一个相处还算愉快的床伴其实挺不容易,一般来说盖文都是懒得废话,无论是女声还是男声,他不想听见有人叽叽喳喳。

      不解风情是恼人的。

    “李德警探,您不应该在这里喝酒,酒精会降低您的工作效率。”

      刚才说了什么?不解风情是……

    “你是仿生人还是仿生狗,还他妈追到这个地方来了。”盖文恨不得把他没喝完的半杯威士忌泼到他脸上,但这肯定毫无效果,最差的结果是他在酒吧也把脸丢尽,这群酒徒会把他被一个塑料混蛋拖走的消息添油加醋的传上又传,让他盖文·李德没脸再来喝酒。

    “请您注意,我是模拟生命最新……”RK900没有丝毫停顿,如果盖文不打断他的话他就可以把自我介绍再说上一遍。

    “他妈的烦不烦。塑料跟屁虫。”盖文只好放弃了那半杯酒,埋了他和卡姆斯基两个人的单,他才意识到自始至终这位萍水相逢的酒友就在一旁盯着他那个天杀的塑料人。哦靠,不会吧,就算RK900确实有个好皮囊,他该不会真的看上了那个塑料屁股?

    “抱歉,你也看见了,这破玩意太烦人了。”盖文僵硬的道了歉,那两个字的发音都有种生涩的味道,他拿起放在一边的外套离开了凳子,在走向门口经过RK900身边的时候狠狠给了那肩膀一拳,“走了混蛋。你真应该被送去报废成塑料渣滓。”

      而卡姆斯基和RK900对视了一会,人类稍稍眯起了眼睛,他有一丝想自我嘲讽一番的感觉。

    “根据李德警探的工作强度需要,他不应该过分饮酒。”

    “什么时候的事情。”卡姆斯基的手指交错起来置于膝上,他现在坐着比RK900低很多,但依旧摆出了上位者的姿态。“没有感情模块,不会产生情绪,你是如何想要不服从命令的。”

    “我不是异常仿生人,卡姆斯基。”

    “是吗?”卡姆斯基啜了一口酒,他的欲望和理智开始拉扯,他想研究RK900的状况,这是基于他对异常仿生人的兴趣,也意识到他可能不应该让这台RK900继续呆在他兄弟身边。

      不过他不感觉得到危机,他完全可以换另一个RK900继续去观察,甚至他现在已经不再需要有人替他接近盖文,完全可以亲自来。

    “RK800也这么说过。”模拟生命的前任CEO把酒一饮而尽,他的手指搔了搔额头,视线落在酒杯上映出来的模糊人像上,“最好是那样。”

      所幸包藏火药味的话替二人把对话终止。

    “你他妈在磨蹭什么,滚过来!”

      盖文在门口站了一会发现那个跟屁虫竟然没跟过来,恼火地冲酒吧内喊了一声。RK900对卡姆斯基略微颔首示意,就走向了盖文。后者在RK900来到他身边的时候上下打量着他,迟疑半晌,他开口了:

    “那家伙不会真的看上你的塑料屁股了吧?见鬼……”



评论(20)
热度(90)
  1. 洛飛辞夏极噪 转载了此文字
    轉起來下班看
©辞夏极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