辞夏极噪

很高兴你能点开
我是辞夏!
头像来自玲音
喜欢看评论,请和我在评论区聊天
目前深陷底特律
极端杂食

三个人的对手戏【3】(RK900→盖文←卡姆斯基)

分级:G(暂时划定全年龄向。)

cp:RK900→盖文←卡姆斯基

背景:梗来自洛飞太太 @洛飛 。卡姆斯基与盖文是同父异母兄弟,盖文(初期)并不知情,RK900是卡姆斯基派去观察弟弟的。含有身世杜撰,私设注意。

题外话:这一次是小男孩主场,盖文喜欢机器人是借梗于Yesha太太。我爱少年感十足的男孩们,四舍五入这他妈就是定情信物了【。】

因为明天要出门,今天就一章,不过字数是妥的。明天如果更就是时间稍微晚点,非常抱歉。

——————————————

第三幕

      卡姆斯基第一次知道他还有个弟弟是在十三岁的时候。

      十三岁,是孩子在苦恼着学校功课的同时,也放学后在操场挥洒汗水的美好年纪。但卡姆斯基并非其中一员,虽然他还只是个上中学的少年,却已经学会组装机械零件——他拆毁八岁时父亲给他的电动火车,拿出里面的变压器;将十一岁收到的游戏机开膛破肚,扣掉了它的显示屏,还有……

      这个天才少年分解一切,又重新组合,在十三岁的时候做出了第一台小机器人,如果摁下它小脖子上的开关,代替脑袋的显示屏会一阵花屏,像没有信号的电视机那样,然后显示:

      “Hello,I’m your Android.”

      它可以做简单的算术题,因为身体就是一个拆了一半的计算器,还可以互动,如果戳戳它的手,它就会举起那个金属丝卷的胳膊挥动两下。如果硬要说些什么缺点,做工粗糙了些,但谁能挑剔一个孩子超乎年龄的作品呢?

      卡姆斯基还记得,虽然他早就对生日这种事没什么期待了,就好像五岁的时候就开始不再相信圣诞老人,不期待圣诞节。但是这不代表他会忘记哪天是他的生日。他至今还记得父亲在他即将十四岁的生日那天喝得烂醉,抱着他一遍一遍道歉。

      你有什么好道歉的呢?卡姆斯基手里拿着他的小机器人,蓝色的眼睛眨了又眨,他可以解出高中生都解不出的物理题,却得不出他的父亲此刻为什么在懊悔和悲伤。

     “我很抱歉,盖文。”

      啪嗒。有什么东西掉在了地上,卡姆斯基想去看,但他挣脱不开这满是酒气的怀抱。

      少年的手指摸索着小小的铁皮玩偶,发觉似乎是机器人的胳膊不小心被弄掉了,这不怪它不结实,是自己把它握的太紧太紧。

    “孩子,对不起,对不起。”这个男人祷告一般说了重复着,卡姆斯基似乎是搞明白了什么,又好像没意识到这一切代表什么,他只是挣出一只胳膊,拍了拍父亲的肩膀,说:“这不是你的错,爸爸。”

      他觉得自己的肩膀好痛,就快忍不住的时候男人才松开了他,压在他的肩膀上的那双手其实同样缺席了卡姆斯基的童年。男人同样瞳色的眼睛盯着这个略有尴尬而扯起嘴角的少年好半晌,才意识到他可能认错人了,目光游离之间,他看到了卡姆斯基手里的机器人。

     “那是什么?”

     “一个机器人,我以后想管它叫仿生人,虽然还不太像……”

     “伊利亚,把它给我好吗?”

      男孩没有拒绝,他递给父亲后才想起来他的小作品胳膊还掉了一个,但在他做出解释还是去捡起来的优先级判断之前,他所应该尊敬的人又掷出一句话。

     “可以给我吗。”这分明是来自父亲的命令。

     “你要把它给谁?盖文?”卡姆斯基把他那个前前后后花了一个来月,无数次调试才搞出来的机器人放在了眼前摊开的手上。

     “你会喜欢他的,有机会……有机会我会让你们见一面,他其实是个好孩子。”现在卡姆斯基知道这不过是他的父亲许诺的空头支票之一,这个男人不会对家人撒谎,但他会遗忘,包括今天本是他大儿子的生日,他也忘得一干二净。

      他可以给了卡姆斯基所列出的器材清单上的一切,他有两个儿子,却依旧没搞懂青春期的少年需要的是什么。

      一点点鼓励,一点点陪伴,男孩很简单,只要一丁点养分就可以让他们疯长,毕竟他们不是蜜糖做的,而是狗尾巴,剪刀和蜗牛。

      不过可喜可贺的是卡姆斯基并没有计较他父亲的婚外情,反而开始期待起那个素未谋面的男孩,更何况还是个弟弟。不是有压迫力的兄长,而是有可能悄悄粘在他背后的猫咪。

      天才少年的童年里充斥着夸奖与赞美,但堆起的奖杯都被他随手扔在房间的角落,他想有个人一起玩,看他拆解闹钟,让指针逆时针运动,然后两个人笑作一团,在倒放的滴答声中打一场电子游戏,最好还有一些饼干,或者气泡水。

      可这一切都落空了。

      卡姆斯基失去了他的小机器人,也没能得到他的兄弟。

      他对父亲难以启齿询问,但常自己暗暗猜测着盖文会是什么样子——因为自己是哥哥,所以他应该比盖文高一些。他可能也很喜欢机械,自己可以教他怎么组装。盖文是不是也讨厌水煮的花椰菜,喜欢巧克力甜甜圈?

      现在想来,卡姆斯基着实感到有点遗憾,要是他早一些认识他这位弟弟,现在也不用兜这么大的圈子,甚至“再次送出”他的仿生人去观察。天晓得他是多想亲眼看看他的兄弟,而不是隔着个屏幕。如果他们早就相遇,他可以以一个家庭的吻开始,告诉盖文他们本应密不可分。

      至于那个被卡姆斯基父亲拿走的机器人,三个月后在盖文生日那天的确是到了盖文手上,这个鼻梁上贴着创可贴的男孩一句谢谢也没说,与他父亲全然不像的眼睛里写满了警惕,他瞪了这个一年见不到几次的男人好一会,一把抢过那个机器人就溜回了房间,没给男人机会说明这个机器人的来历,还惹来母亲几句责备。

      盖文可不关心那些,他锁上了房间的门,对着光把那个机器人举了起来,粗制滥造的样子让男孩皱了皱眉,但看上去是没见过的型号。

     “操,也没个说明书……这破烂玩意能干嘛?”他把机器人翻来翻去,怎么弄也没有反应,最后终于在脖子的地方找到一个按钮。于是毫不犹豫地摁了下去,机器人的脸忽然亮了起来,吓得他又骂了句脏话。一阵电流的嘈杂声音后,上面显示:

     “Hello,I’m your Android.”

     “该死的,这也太酷了……”男孩的眼里好像缀满了星星,他用力揉了一下鼻子,疼得嘶嘶抽气也顾不上了,对着机器人左戳戳右弄弄,用手指碰了碰它仅剩的那只手,在他的小机器人举起手挥动的时候惊喜的叫出了声。

      这也太棒了!

      他讨厌那个是他的父亲的男人,但是一个男孩做不到讨厌这个新伙伴。

      十四岁生日的晚上,盖文母亲来查看她的儿子有没有睡觉的时候,盖文仍拿着那个机器人不愿意放下,几番劝说才答应睡觉,临睡前他在机器人的脑袋后面刻了一个小小的G,代表这是他的东西,也许是盖文太兴奋了,他并没有发现在机器人身体上还有一个浅浅的E。

      后来?

      后来在十六岁的时候盖文觉得自己已经过了玩机器人的年龄了,这个机器人就被一直放在他的书柜一角,积上了一层灰尘。

      再后来……少年不再是少年,他可能就忘记了吧。毕竟有些东西只能属于过去。

     “李德警探,请问这是什么?”

     “我他妈警告你不要乱转,让你这个塑料垃圾进我家门已经是我最大的忍耐了。”

     “如果不是昨晚您喝了太多的酒,我也不会选择直接来通知您。顺便,您还有三十五分钟的时间。”

      RK900扫描了一下一个放置在客厅角落架子上的低级机器,它配件的型号都已经非常古早并且来自各种设备,他试着连接了一下发现电池已经没有电导致无法运作。正待他准备给它提供电量再尝试的时候,盖文含着牙刷走了过来,嘴角还是一片雪白的泡沫,含糊不清的说:“原来这垃圾在这,我还以为去哪了。”

     “垃圾?需要我给您丢掉吗?它已经不能运作了。”RK900伸出了手,却被盖文用牙刷敲了一下。“你他妈怎么事那么多呢,让它在那!我说别动就别动,你现在立刻马上滚出我家。”

     “您准备出门了吗?李德警探,我得提醒您,您并没有吃早餐,这对身体不好而且您今天的工作效率会大幅度降低。如果您又打算在警局喝咖啡吃甜甜圈的话那还会导致糖分摄入……”

     “出去。马上!”

      盖文觉得他好像因为吵嘴不小心把牙膏沫吃进去了,现在嘴里满是甜橙的味道,他把这一切都怪到了那个该死的仿生跟屁虫身上。回到了洗手间快速洗漱完毕,他看了一眼手表,发现早餐是铁定来不及,但也无所谓了。

      临走前,盖文往客厅看了眼,庆幸起自己收拾狗窝没失手把它扔了。

      你个小垃圾就在那吧。

      ……

      还好还在那。

评论(12)
热度(106)
©辞夏极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