辞夏极噪

很高兴你能点开
我是辞夏!
头像来自玲音
喜欢看评论,请和我在评论区聊天
目前深陷底特律
极端杂食

三个人的对手戏【0】(RK900→盖文←卡姆斯基)

分级:G(很久不写东西了,复健试水,暂时划定全年龄向。)

cp:RK900→盖文←卡姆斯基

背景:梗来自洛飞太太 @洛飛 。卡姆斯基与盖文是同父异母兄弟,盖文(初期)并不知情,RK900是卡姆斯基派去观察弟弟的。含有身世杜撰,私设注意。

题外话:放一章试水,倒叙,虽然后面也写了点但考虑与本章关联不大,所以这章单放,后文尽量连续性的放出。真的太久没写,整理感觉中,希望能越来越熟手,我吸爆盖文。(手合十)

第0幕

       盖文头次确认到知道自己有个兄弟是在他那早该躺进棺材下地狱去的老爹的葬礼上,但他和他这位哥哥的混蛋关系其实早就拉开序幕。

      那天底特律一反常态的放晴,不是烂俗三流影视剧那样葬礼就该有阴霾,而是和他的心情同步。他恨不得!为展示他那畅快的呼吸,盖文无视禁烟的规定,靠在大厅的背光角落一大口一大口地把尼古丁的味道吞咽下肚,脸上的表情除了满不在乎还有一丝快意——活像这不是他父亲的葬礼,而是某个仇人的。

      就差把烟头捻在棺材上然后放声大笑,说实在的,他真的想那么干。

      他讨厌这个被称作父亲的人,嘿,这该死的家伙缺席了盖文·李德的大半童年和全部青春期,他让盖文顶着没有父亲的名号长大,让青春期敏感的男孩学会了筑起高墙,架好武器,对每一个靠近他的人啐一句又一句脏话,而这一切的原因竟然他妈的是这混蛋玩意早已经结婚,哦,他甚至还有一个孩子,不同于自己的,优秀到刺瞎人眼的孩子,而且只比自己大那么一点点。当然这一切的一切盖文都可以忍受,他早已习惯这种感觉,因为他会找另一方式去发泄,对盖文而言,忍耐不是美德,但是,这个挂着父亲,丈夫,名号的垃圾他害得李德太太哭泣,让他那性格柔软的,掌心有戚风蛋糕一样好闻味道的母亲流下的眼泪。

      盖文从那一刻开始无数次构建这个男人的死状,有时候他希望他办的哪件案子就是这个男人死在某个小巷。盖文不确定自己会不会忍不住补上几枪。

      恍惚之间烟灰落在了盖文的手上,像小小的一丛骨灰,他这才发觉自己的思绪被记忆快拉扯断线,低声骂了句娘把那些灰抖掉了。

      在阴影的反面,饰着所有来者视线的卡姆斯基并没有错过这个小动作,虽然他正在发表对他父亲的悼辞。盖文种种不尊重的行为并未激起他的愤怒,反倒是让卡姆斯基觉得有趣——甚至有些庆幸自己在演讲——除了自己,没人能注意到他的兄弟在光所照射不到的地方的那些可爱举动。

      这下他俩是真的撕开了,不是把关系撕破的那种撕开,而是撕掉魔术师道具桌的布,撕下莫名悸动的禁止通行警示纸。再用三流电影的说法,这是什么命运齿轮的转动,卡姆斯基对三流电影没兴趣,但他喜欢那个场景-齿轮咬合在了一起,像缠绵,又有一些让人期待的疼痛。

      只小他三个月的弟弟把烟用鞋跟熄灭了,盖文抬起头的时候正撞上卡姆斯基的视线,这位模拟生命的前CEO并没有觉得尴尬,正巧,他的兄弟也没有,他只看见盖文蠕动嘴唇对他说了一句“靠,真有你的。”,随后裹在黑夹克里的警探又窝回了那个角落。

      没多久盖文觉得他受够了这冗长的演讲,他想再来一支烟,再来……好宣泄下现在堵在一起的心情。他溜出了大厅,往前走了几步回头看着背着手站在门口的RK900,盖文感觉到自己的嘴角抽了一下,摸向烟盒的手在蓝灰色的注视下讪讪停住。

      “抽烟不利于你的身体健康,而且你也不应该在进行中跑出来。”

      “你懂个屁。”

      RK900觉得自己想发出一声叹息,即使目前为止他说不太清这有什么意义,所以他也没再继续阻拦,任盖文拿出的烟蹲在他身边吸了起来。RK900自上而下投出了视线,香烟无法在光学组件下掩盖他的检测。

他们就这样一同经历了一小段只有烟草被燃烧的沉默。 

      “ 盖文。”

      “你他妈干嘛?”

      警探没好气的抬起了头,伴随话语的还有唇齿间的烟,这反而让RK900联系起用玻璃纸包装的糖,根本无用的隔膜只会让内在更为诱人。

      于是他俯下身,拆吃了一个带着烟草味的吻。

评论(26)
热度(151)
©辞夏极噪 | Powered by LOFTER